凌灵零

愿你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他没有紧箍咒,战无不胜

一生只爱你一人

【凹凸乙女】你是我的天使,却不在我的天堂

 
——日常ooc

——悄咪咪的诈个尸,诶嘿嘿~

—— 一个小短文,金和女主的

——是个刀子

——emmmm应该是个小刀子

——那么,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开始?

      ************

   大风呼啸,暴雪掩埋了整个世界,入目所及净是一片雪白,但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远处有一个小点在缓慢移动。

  “冷……”

  女孩蜷缩着身体,艰难的前行着,满身的鲜血也凝结成了冰碴。

  噗通一声,女孩还是倒了下来。

  “不想…死…”

  女孩费力的睁着眼,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抹金色在向她靠近。

  ‘是阳光么?’女孩疑问着,然后失去了意识。

  再一次醒来,女孩愣愣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我…活下来了?’

  “啊!你醒了呀!”

  一道活泼的声音传来,女孩转头望去。

  冬日微凉的日光顺着缝隙照了进来,洒在那一头金发上,澄澈的蓝眸像是在发光一样,少年扬着灿烂的微笑,逆光而来。

  女孩呆呆的看着他,脸色微红。

  ‘好像阳光啊……’

  “姐姐,她醒了!”

  金发的少女应声而来,屋内因着姐弟俩的的存在似乎亮了一些。

  “恢复的不错,再休养几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少女又叮嘱了几句,然后就去忙她的事情了,走时还不忘用眼神示意少年不要太打扰女孩。

  看着姐姐离开后,被勒令安静的少年松了一口气,然后兴奋的看向女孩。

  “你好啊!我叫金,那个是我姐姐,她叫秋,你叫什么?”

  “我…我叫桑洛。”

  “桑洛,名字真好听,长的也好可爱!”

  “谢…谢谢。”

  看着滔滔不绝的少年,桑洛捂着胸口,感受着手下加快的心跳,脸色有些微红。

  她想,她可能是一见钟情了。

  ……………………

  对于桑洛来说,在登格鲁星的日子是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背着采集到的沉重矿石,桑洛的目光追随着眼前一蹦一跳的少年,琥珀色的眼眸含着笑意。

  

  【那个少年追逐的背影,是我毕生向往的光】

  

  惨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一声巨响后,一个庞然大物倒在地上。

  “呼…呼……”

  桑洛喘着粗气,半跪在旁边,良久,她站起身,熟练的清理着现场的痕迹。

  ‘不够,还不够强,仅仅是这样,怎么能保护金!’

  确定身上没有一丝血迹和气味后,桑洛才与往常一样迈步走了回去。

  但这一次,却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桑洛微愣的看着床上昏迷的白发少年,听到金的声音才回过神,连忙上前帮忙。

  因为秋要去比较远的地方采集矿石,经常要出门好几天,所以金和桑洛忙了一夜才处理完所有。

  待那白发少年醒后,桑洛就去告诉了金,看着金格外兴奋的眼神,桑洛欲言又止,她内心有一丝恐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变了。

  后来,桑洛也知道了那少年的名字——格瑞,似乎是被灭族了,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很明显,他想要报仇。

  报仇啊…桑洛想着,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不像她,只是一个孤儿,曾经,她只为了活着,但是现在……

  就如她想的一样,金很黏格瑞,经常性的会忘记她,每次想起来总会说“啊!对不起,我又把你忘了!”

  “没关系的,金,你永远都不用对我说对不起。”

  有很多次,桑洛很嫉妒格瑞,但是啊,又能怎么办呢,金那么的喜欢他,她不想让金难过,那她,就隐在暗处吧。

  

  【善良和光明是你的向往,而你是我的向往】

  

  “我想要你指导我,我要变强。”

  少年坚毅的目光看着她,眼眸深处能够看到那一抹仇恨。

  桑洛沉默了一下,“我用的是飞镖,而你,适合用刀。”

  格瑞摇了摇头,“只要发现敌人的弱点,刀也可以。”

  桑洛转头,看着远处那一抹金色,“可以,但是,你要保护金。”

  格瑞同样看了过去,眉眼柔和了些许,“当然。”

  ………………………

  时光匆匆,四个少年少女们也长大了,而平静的生活也终止了。

  秋参加了凹凸大赛。

  看着紧紧抱着格瑞大哭的金,桑洛抬起的手收了回去,眼神有些落寞,沉默了许久,还是转身离开了。

  格瑞手忙脚乱的安慰着金,看着离去的桑洛,又看了看金,眼神有些复杂,最后叹了口气。

  ‘金,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

  

  【这世上苦难总是有的,只是有些肩膀太宽太高,才能让肩膀之下的人觉得无忧无虑】

  

  桑洛越发沉默了,甚至比格瑞的话都要少。

  格瑞看着大大咧咧,对此一无所知的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三年过去,秋没有回来,而格瑞也要去参加凹凸大赛了。

  叮嘱了一番,又对金再三强调不要参加凹凸大赛后,格瑞才踏上前往凹凸星飞船。

  “桑洛,我们也去参赛吧!”

  “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得到。

  “我就知道桑洛你最好了!”

  “…嗯。”

  桑洛勾起了嘴角,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虽然路上遇到了一点波折,比如金的路痴属性,但是桑洛还是带着他安全准时的到了凹凸星。

  “桑洛桑洛!你看,这就是我的元力技能诶!是不是超帅!”

  金色的箭头飞来飞去。

  “嗯,很帅。”

  “嘿嘿~那你的元力技能是什么啊?”

  “花舞。”

  柔美的花瓣在掌心飘动。

  “哇~好漂亮啊!”

  “走走走!我们去练习技能!”

  桑洛跟在金的身后,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眼神柔和。

  ‘就像以前一样……’

  桑洛站在一边,望着金上窜下跳打着怪的身影,轻笑一声。

  突然间,桑洛收起笑容,神色微凛,迈步向远处走去。

  周身花瓣飞舞,桑洛看向下方想要偷袭的人,“想要伤害他的人,都该死。”

  话音刚落,看似柔软的花瓣如同子弹般极速飞向那人,无数的花瓣像是刀子一样削去血肉,粘上血迹,惊悚却也绝美——千刀万剐。

  “哇!桑洛,你看这个怪真的超多的积分诶!但是其他的怪为什么没有呢?”

  桑洛道“可能那一只是隐藏怪吧。”

  “诶~真的么!那我真是太幸运了!”

  

  【你只需要沐浴在阳光下,我会在暗处抹去一切肮脏】

  

  渐渐的,金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桑洛也越发的沉默了起来,她似乎越来越进不去他的世界了——自从他知道她杀了很多人后。

  “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那可是人命啊!”

  “我真是看错你了!”

  桑洛沉默,看起来毫无反应,金越发觉得她冷血了。

  但是只有桑洛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像是被人紧紧的捏住了一样,无法呼吸。

  面对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不管多残忍她都能忍下来,甚至面不改色,但是金的几句话却让她痛的难以忍受。

  金再也没有和桑洛说过话了,而桑洛也只是默默的在他身后保护着他。

  第一场比赛,金连同他的队友成功晋级,因为和他一个队的桑洛拼命的刷积分……

  第二场比赛,桑洛迅速找到了金的位置,默默的跟在他身后,为他扫去障碍。

  安莉洁盯着金,喃喃道“千万别放开你珍视的事物,否则你再也不可能拥有它了。”

  金一脸疑惑。

  安莉洁又转头看向桑洛,“你最终会死于他的天真。”

  桑洛回望她“甘之如饴。”

  安莉洁眨了眨眼,“纯粹而浓厚的感情,真羡慕他。”

  

  ………………

  凹凸大赛,就是一场陷阱。

  被血染红的花瓣,很是艳丽,周围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堆的尸体,桑洛将金牢牢地护在了身后。

  金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抱着失去了生息的格瑞。

  陷入疯狂的参赛者不惜一切的进攻着,格瑞为金挡住了攻击,也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他将生的机会留给了金。

  终于打败了所有的人,桑洛踉跄着走向金,她的身上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了,有的地方被削去了一大块肉,有的地方被炸的焦黑,她的左胳膊已经不见了,也有可能成了肉渣。

  桑洛艰难的抬起手,颤抖着抚向金的脸颊,轻柔的拂去他的泪水。

  “别哭。”

  “桑…桑洛…格瑞他…呜…”

  金抓住桑洛的手,因为情绪失控有些控制不好力道。

  手上传来剧痛,但桑洛没有理会,她抬起只剩不到半截的左胳膊,虚虚的搂住他。

  “金,你该学着长大了,这样,怎么让人放心啊。”

  金瞪大眼,惊慌失措的搂住桑洛。

  “不!不要!不要离开啊!我只剩下你了啊!”

  “噗咳…咳……”

  又吐出了一口血,桑洛用尽最后的力气在金的额头留下一个很轻很轻的吻,“努力活下去吧,金,连同我们的那一份。”

  话落,桑洛的身体突然分解,变成了花瓣围绕在金和格瑞四周,将他们牢牢地保护了下来,同时,也挡住了一名参赛者的垂死一击。

  “不要啊啊啊!!!桑洛!!!!”

  没有了元力支撑,花瓣无力的飘落在地上。

  

  【我愿用我的身躯为你抗下所有痛苦,用我的怀抱,护你一世安稳】

  

  

  “对不起……”

  ‘没关系的,金,你永远都不用对我说对不起。’

  

  

  

  

  “获胜者,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让他们都活过来。”

  

  “抱歉,这个无法做到。”

  

  “那就让一切回到最开始。”

  

  “你确定?你已经是获胜者,也是第八位神使,拥有着与创世神管理一切的权力与力量,你确定要放弃么?”

  

  “没有我在意的人存在,我要这些又有什么用。”

  

  “如你所愿。”

  

  金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真是感人呢。”那道声音说着“让一切回到最开始,那个异世之人可不包括在最开始里,真可惜,在意的人也不在呢~”

  

  

  

  

  

  

  

  

  

  

  

  

  

——【】里的还有标题和安莉洁说的第一句话,基本都是看小说或是看什么,然后在各个地方摘抄的句子

——自己写的只有一句╮(﹀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