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灵零

愿你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他没有紧箍咒,战无不胜

一生只爱你一人

【凹凸乙女】只能庆幸,还好……

  
  ——灰常的ooc
  ——含 嘉/瑞/安/雷/金
  ——all×你
  ——一个小刀子,写的不咋地凑合着看吧
  ——如有撞梗……那就撞吧
  
  
  设定是他们都喜欢你,正在追求你,由于你的母亲就是因为情伤选择了离开你,所以你一直不敢相信爱情,但也不会辜负任何感情,所以对于他们的追求你一直没同意却也不太忍心拒绝,然后,就被人借机诬陷了。
  
  

  ——话说准备好了么?
  
  

  
  
  
  
  ——开始?
  
  
  

  
  ————————————————
  
  
  
  
  嘉德罗斯:
  你捂着骨折的左臂,满身鲜血的站在那里,微微抬眸,透过沾满血迹的发丝看向伫立在你面前的人。
  耀眼的金发一如既往的闪着光芒,那双耀眼的金眸此刻布满了寒霜,旁边陌生的女子得意的看着你。
  “渣渣——,你以为就凭你那点技俩还能瞒过我?”
  大罗神通棍直直的指向你。
  “太天真了!”
  大罗神通棍带着沉重的威压挥向你,毫无死角。
  你瞳孔微缩,忍住疼痛向另一边翻滚勉强躲开了攻击。
  “唔!”翻滚途中不可避免的压到了受伤的左臂,你忍不住闷哼出声。
  见你躲开了攻击,嘉德罗斯皱眉,不屑道“渣渣就是渣渣,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就杀了你。”
  “我们走。”
  “好的~”
  女生站在你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你狼狈的样子,不屑道“嘉德罗斯,是我的了,而你,只是个彻底的失败者。”
  “还不快走,这个渣渣有什么可看的,不过是个垃——圾。”
  “这就来了啦,罗斯你等等我嘛~”
  你勉强站起身,看着两人渐渐远去,曾经只有你的金眸,现在正满含温柔的看着别人。
  “哼,不过是个渣渣。”
  “弱者就应该服从强者,站到我身后去。”
  “我说过了,你可是王的王妃,不许看别人,你的眼里只有我就够了。”
  “能得到王的喜爱,这是你的荣幸,渣渣。”
  “呵……”你轻笑出声,喜欢?假的,不过是说说罢了。
  还好,我没有被你骗到。
  你拖着重伤的身体默默远去。
  
  
  
  
  
  
  
  
  
  
  
  格瑞
  所见皆可斩,这是格瑞的称号,锋利的烈斩能够切碎一切,而此刻,它正抵在你的脖颈上,凛冽的剑气将你刚包扎好的绷带割开,鲜血又一次蔓延开来染红了衣服。
  对此,格瑞仿佛视而不见,手腕微动,烈斩更贴近了你的脖颈。
  “你在骗我。”
  莹紫色的眼眸冰冷的看着你,昔日温暖的光芒也消失殆尽。
  你微微转头看向旁边的女生,清秀的脸上带着害怕的神色,但是在她的眼眸中可以看到她的幸灾乐祸。
  你垂眸,心脏处传来的阵阵刺痛让你更加的清醒。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便是了。”
  猛烈的攻击瞬间向你袭来,你咬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险险的避开了攻击。
  格瑞收回刀,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说罢便转身离去,陌生的女孩看了一眼你,用口型说道‘你只是个废物’。
  然后便跟着格瑞离开了。
  一缕被削断的发丝静静的落在你的脚边,你默默的看着两人离去,一言不发的转身向远处走去。
  “小心一点,我会心疼。”
  “我的温柔很贵,但对你免费。”
  “我失去了很多,但同样,我也拥有了很多,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么,期限是一辈子。”
  “假的……”你喃喃道,眼角有泪光闪烁,银发紫眸的少年,那是你唯一动心的人。
  还好,我陷的还不深。
  
  
  
  
  
  
  
  
  
  雷狮
  真是倒霉啊。
  你这么感叹着,本来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再包扎一下伤口,没想到居然遇到了雷狮海盗团。
  “呦,瞧瞧这是谁?”
  紫罗兰色的眼眸满是嘲讽的看着你,雷狮看着狼狈的你,嗤笑道“怎么,鶸,爱情游戏失败了?那我是不是该说声恭喜啊?”
  你皱着眉,果然,在雷狮的身旁也有一个陌生的女生,不用想,雷狮肯定也会如同那两个人一样。
  所以你在看到佩利扑向你时毫不意外。
  另一旁,雷狮兴致缺缺地看着你与佩利的打斗,确切地说是你的单方面被打。
  一道闪电落下,看够戏的雷狮扛起雷神之锤,迈步从你身旁走过。
  “走了,这个鶸真是让人心烦。”
  你看着几人的离去,终是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喂,鶸,有没有兴趣当个海盗。”
  “你想看星辰大海?好啊,没问题,你亲我一下就给你看。”
  “雷狮海盗团团长夫人和卡米尔的大嫂,或者是嫁给我,选一个,当然,你可以都选。”
  “咳…咳……”你咳出一口血,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眸缓缓的合上。
  还好,我们都没有认真。
  
  
  
  
  
  
  
  
  
  
  金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你渐渐清醒了过来。
  “诶?xx你怎么在这里啊?”
  金跑了过来,看见你的样子,惊讶道“哇啊!你身上好多血啊!这可怎么办啊!”
  金着急的挠了挠头,这时,旁边的女生走了过来,拉着金向远处走去。
  “金你可别忘了,她是个骗子啊,她肯定是在演戏,那些血也是假的,你难道忘了那些被他害死的参赛者了么?”
  “可是……”金犹豫道。
  见此,女孩突然哭道“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明明是好心来帮忙,就这么被她害死了!呜呜呜……”
  “诶!诶!你别哭了,我不去了我不去了,别哭。”
  两人说着渐渐的远离了。
  “哇,你好厉害啊!”
  “我叫金,我们可以做朋友么?”
  “放心吧,我可是很厉害的,我绝对会保护你的!”
  你躺在地上默默的看着天空,“金,如果我说,我根本什么都没做,你会相信我么?”
  回应你的,只有阵阵的风声。
  还好,我也没有相信你。
  
  
  
  
  
  
  
  
  
  安迷修
  你坐在树下包扎着伤口,但上天似乎是要跟你过不去,你看着眼前的两人沉默了。
  看到你狼狈的模样,安迷修惊道“xx小姐,你伤的好重,在下……”
  身旁的女子拉住了安迷修,制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安迷修神色复杂的看着你,最终碧绿的眼眸带着疏离看着你。
  “很抱歉,小姐,你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在下无法容忍。”
  安迷修转身,“希望您能好好的反思。”
  说罢,便带着身旁的女子离开了。
  清风带来微弱的声音。
  “能得到美丽的小姐的帮助,在下十分荣幸,不知在下可否与您同行呢?”
  “呼……”你微微的叹了口气,“真是讽刺啊……”
  “美丽的小姐,您没事吧?”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能得到小姐的认可是在下的荣幸,不知在下是否可以成为您的守护骑士呢?”
  你看着远去的两人,喊道“喂…”
  两人转过身,你看着那名女生,“谢谢……谢谢你们让我看清了一切。”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也只应该是一个人。
  你微笑“我不再迷茫了。”
  两人具是一惊。
  安迷修道“小姐,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这位小姐或许已经神志不清了。”
  你看着两人的背影,“还好,我从未依赖过你。”
  
  
  
  
  
  
  
  
  
  
  
  
  
  
  
  ——好了,结束了
  ——话说有人期待后续么
  
  
  
  
  
  
  
  
  
  
  
  
  
  
  
  
  
  
  
  
  
  
  
  
  
  
  
  
  
  
  
  
  
  
  
  
  
  
  
  
  
  
  
  
  
  
  
  
  
  
  
  ——没了
  
  
  
  
  
  
  
  
  
  
  
  
  
  
  
  
  
  
  
  
  
  
  
  
  
  
  
  
  
  
  
  
  
  
  
  
  
  
  
  
  
  
  
  
  
  
  ——真的没了
  
  
  
  
  
  
  
  
  
  
  
  
  
  
  
  
  
  
  
  
  
  
  
  
  
  
  
  
  
  
  
  
  
  
  
  
  
  
  
  
  
  
  
  
  
  ——别翻了,真没了
  
  
  
  
  
  
  
  
  
  
  
  
  
  
  
  
  
  
  
  
  
  
  
  
  
  
  
  
  
  
  
  
  
  
  
  
  
  
  
  
  
  
  
  
  
  ——真的……好吧,如果你还想看的话
  
  
  
  
  
  
  
  
  
  
  
  
  
  
  
  
  
  
  
  
  
  
  
  
  
  
  
  
  
  ——那继续?
  
  
  
  
  
  
  
  
  
  
  
  
  
  
  
  
  
  
  
  
  
  
  ——走着↓↓↓
  
  
  
  
  
  
  
  
  
  
  
  
  
  
  
  
  
  
  
  
  
  
  
  你躺在树下,微微喘息着,你抬头,透过树叶的空隙看向天空。
  “母亲,这就是你所说的,我们一族所必经的劫难么。”
  记忆中,温柔的女人轻柔的抚着你的头发,如水的眼眸中是抹不去的哀伤。
  “xx……我们一族每个人必定会经历一场情劫,过去了,便会突破自我,获得更强的力量,若过不去……那就真的是令人生不如死。”
  女人蹲下身直视着你。
  “xx,你要记住,他人口中的爱情都是虚幻的,是假的,真正的感情,是不管经历任何磨难始终如一,到那时你要好好的珍惜那真挚的感情,但在那之前,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你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说完这段话没多久,女人便自尽了,徒留你站在血泊中不知所措。
  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你扶着树站了起来,虽然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是浓郁的血腥味还充斥着四周,恐怕不多时就会引来野怪或者是参赛者,所以要马上离开。
  突然,你的终端弹了出来。
  【星月魔女】:你在哪?
  “【星月魔女】与您交易了回血药×5”
  【你】:我在******
  【星月魔女】:别乱走,我这就过去
  【星月魔女】:别误会,我只是要去看戏而已
  【星月魔女】:凑热闹当然要在场了
  【你】:嗯,谢谢
  【星月魔女】:谢…谢什么,真是的,都说了只是去看戏的
  你的脸上浮起笑容,“谢谢你,凯莉,谢谢你的陪伴。”
  细微的声响传入你的耳中,你转头警惕的看着声源处。
  “银爵。”
  你看着孤身一人的银爵,道“你要干什么,另一个人呢。”
  只见银爵向前走了几步,你戒备的看着他,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再被银爵攻击到的话,恐怕就会化为数据了。
  在你戒备的眼神中,银爵开口道“你的伤口包扎的不正确,如果是小伤还能恢复,但是现在的情况只会加重。”
  银爵伸手,向呆愣住的你说道,“把手给我,我给你包扎。”
  “你这个黑皮要对我的人干什么!”
  清脆的声音传来,数颗星镖向银爵袭来,黑色的锁链挡住了星镖。
  凯莉挡在你的身前,“你这个笨蛋,都不会跑么!”
  银爵沉默的看着你和凯莉,黑色的锁链缓缓收回。
  你拍了拍凯莉的肩膀,道“凯莉,银爵是来帮我的,他没有恶意。”
  “真的?”凯莉犹豫的收回星月刃,“那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你沉默。
  凯莉道“是他们干的吧。”
  “呵,果然。”凯莉撇了一眼沉默的银爵,“前十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无奈道“凯莉……咳…”
  你突然咳出了鲜血。
  见此,凯莉急道“喂,黑皮,你不是来帮忙的么,这怎么办?”
  银爵默默的走上前,动作轻柔的为你重新换药包扎。
  你看着银爵的动作,道“谢谢你,银爵。”
  银爵头也不抬的回道“不必道谢,我只是……”
  你疑惑道“什么?”
  银爵“没什么。好了,注意不要让伤口沾水,我会经常帮你换药的。”
  凯莉嗤笑道“切,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我来干的,你个大男生的凑什么热闹。”
  银爵看了她一眼“你会换么。”
  凯莉一噎,扭头道“学不就行了么。”
  银爵“……还是我来吧。”
  凯莉“不行,你是男生,万一占她便宜怎么办。”
  银爵“………”
  你看着面前的两人,微微的笑了。
  还好,我还有你们。
  
  
  
  
  ————————————————————
  emmm……
  第一次写这种的(´-ι_-`)
  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把这个结尾当成结局也可以……吧?
  话说写的这么差也不会有人想看后续的吧( _ _)ノ|壁
  嗯,就这样。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