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灵零

当你抬头看向夜空,
第一眼发现的永远是繁星;
  当你独自徘徊于寒冷,
本能追求的从来是温暖。
  因为,它们都闪着光。
  ——在无边黑暗里。
你不会对我一见钟情,
我们也不是故事里注定要在一起的CP。
我是你的路人,
你却是我的主角。
…………
………………
……………………
与其痛苦的回忆,
不如没心没肺的活着。

    emmmm……
    写的文都找不到了,码了好久的说……
    然后决定以前的大纲就不写了,重新在写一个新的
    所以p2就是现在重新写的
    话说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这应该没有那么血腥……吧
    嗯……p3和p4就是之前写的,还没有改的那一个版本,好不容易能找回来这么点
    然后……嗯……应该就没啥了吧(健忘是种痛)







2333333
果然人不能太浪啊
玩了把监管者,最先逮住了园丁小姐姐,然而在我转身找其他人的时候……
一个回头
嗯嗯嗯?
所有的人都在一起,扎堆的跑
我……无fuck说
然后又抓住了园丁小姐姐(笑而不语)
然后又被机械师当着我的面救走了
我……(呵,女人)
如此往返,直到园丁小姐姐狗带了(咳)
然而这时大门也开了,我已经看到了这局的失败,然后逮着医生小姐姐不放,起码也是个平局,好不容易抓住了
但这个机械师又双叒……当着我的面救人
我……(我小丑不要面子的啊!)
然后,这时居然出现了恐惧震慑!
我:233333你浪,你浪,你再浪。
这就绑住了两个小姐姐了,然后就可以……干点羞羞的事了(然而并不能)
这个时候,魔术师又来刷存在感了
当然不负众望的被我抓住了
就这样,三个人一起上天了,我赢了
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也是简直了
瞬间抚平了我受伤的小心灵
好像码了很久的文因为换手机不复存在了的这种令人窒息的痛都被抚平了一样

……………………
…………………
………………
……………
…………
………
……

好像并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文啊QAQ
我码了很久啊
心好痛
令人智熄的痛(不要再为你的懒找借口了)




【凹凸乙女】我们…终究殊途……

  
  ——emmmmm……
  ——灰常的ooc
  ——含 嘉/瑞/雷/安/金
  ——〔只能庆幸,还好……〕的后续
  ——虐回来了(应该是吧)
  
  
  
  你闯过了情劫,变得更强了,你与凯莉和银爵的关系也更好了,虽然凯莉一直和银爵合不来,但是现在的时光让你很开心,直到你们一起刷怪时,遇到了他。
  
  
  
  ——准备好了么?
  
  
  
  
  ——开始?
  
  
  
  
  
  
  ————————————————————————
  
  
  
  
  嘉德罗斯
  “渣——渣。”
  握紧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鎏金的眼眸满含暴戾的看着满脸笑容的你。
  你从来没有对他笑得这么开心过,嘉德罗斯想起了满身鲜血的你。
  “渣渣——,你以为凭你那点技俩还能瞒过我?”
  “太天真了!”
  但是……
  “还不快走,”为什么…
  “这个渣渣有什么可看的,”你的眼里……
  “不过是个垃——圾。”还是没有我的存在!
  淡漠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那颗人造的心脏。
  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昂首骄傲的迈步离去。
  感情?可笑,神明根本不需要感情!
  “不过是个渣渣而已。”
  
  
  
  
  
  
  格瑞
  莹紫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你的脸庞,明朗的笑容使他一阵恍惚。
  曾经的你,一直以温和疏离的方式对人,但是只对他露出真正的笑容。
  你才是真的把温柔只对他免费。
  是啊……那么温柔的你,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是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相信了他人的谗言,把武器指向了你。
  你失望的眼神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血淋淋的伤口使他呼吸一滞,手不受控制的一抖,却使得刀离你更近了。
  “你在骗我。”告诉我,那是假的。
  那双眼眸最终沉寂了下去,空洞的使他恐慌“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便是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解释,只要你解释,我就会相信,除非,你是真的,在骗我……
  “不要再让我见到你。”我会后悔。
  格瑞看着你发自内心的笑容,转身离去。
  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他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而且还是被他亲手推开的。
  “我真的后悔了。”
  
  
  
  
  
  
  雷狮
  “大哥。”
  卡米尔的声音唤回了紧盯着你的雷狮。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扛起了雷神之锤,雷狮道“走,卡米尔,去看看那个鶸又在搞什么鬼。”
  你看着凯莉趁着刷怪时不时的给银爵捣乱,有些哭笑不得,但在看到雷狮海盗团时你暗自戒备了起来。
  “雷狮。”
  银爵挡在你的面前,将你护在身后。
  你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出剑来,警惕着雷狮的动作。
  真碍眼。
  看着你与银爵的互动,雷狮握紧了雷神之锤。
  “怎么,又找到了一个靠山么,鶸。”
  你皱眉,“与你无关。”
  漆黑的锁链袭来,挡住了朝你扑来的佩利,凯莉也拦住了帕洛斯,而你,也对上了雷狮。
  紫色的电弧与蓝色的剑影极速的划过天空,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你与雷狮打了个平手。
  “鶸,不过如此。”
  停下攻击,雷狮扛着雷神之锤带着雷狮海盗团离去了。
  嘴角勾起,紫罗兰色的眼眸带着深深地讽刺。
  “鶸,这场爱情游戏,你赢了。”
  
  
  
  
  
  
  
  
  安迷修
  看着你的笑容,安迷修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小姐果然还是笑起来最好看。”
  刚要上前打声招呼,眼前突然闪过你满身鲜血的样子。
  “谢谢你们,让我看清了一切。”不……
  “我不再迷茫了。”不要……
  碧绿的眼眸缩了缩,你释然的眼神让安迷修有些慌乱。
  “小姐,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这位小姐或许已经神志不清了。”
  对…小姐只是受伤太重有些神志不清罢了,说的话也是假的。
  离开……我先离开这里,等小姐清醒了,一切也就恢复了。
  但是现在,安迷修发现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了。
  看着你礼貌疏离的微笑,安迷修泛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小姐……你最近还好么?”
  你微笑道“劳您费心了,骑士先生,我很好。”
  “是…是么。”看了眼你与银爵相握的手,安迷修弯腰施了个骑士礼,遮住了眼中的失落,“那就好,那么打扰了,小姐,下次再见。”
  说好的要保护你,但是最后,我还是食言了。
  “小姐,对不起。”
  
  
  
  
  
  
  
  
  
  金
  “xx!我跟你说哦,我今天balabala……”
  金兴奋的跟你说着他今天的所见所闻,在精彩部分还激动的手舞足蹈。
  “嗯。”
  而你也有耐心的听着,如同以前一样。
  银爵给你发来了信息,忍不住笑了笑。
  “那个怪超——级大,但我也是超厉害的!我直接……”
  “金。”
  你打断了金的话,道“很抱歉,有人找我,我要先走一步了。”
  “诶?这…这样啊,没关系,你快去吧,快去吧,我……就在这等你。”
  看着你的背影,金小声地说出了后面的话。
  金托着脸望向窗外,蔚蓝的眼眸有些暗淡。
  虽然你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听他讲话陪他刷怪,但是……
  金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你对他的疏离。
  “是我哪里做错了么?为什么xx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突然,金透过玻璃看到了你开心的跑向银爵的样子,如同以前的笑容一样。
  蔚蓝的眼眸彻底暗淡了,一丝红色的光芒瞬间划过,转瞬即逝。
  “我不小心做错了一件事,你能原谅我吗?”
  
  
  
  
  
  
  
  
  
  你默默的看着他的远去,垂眸,一切都过去了不是么?而你,也该有个新的开始了。
  你转头看向银爵,扬起笑容。
  “我们的相遇,并不晚。”
  
  
  
  ————————————————————————————————
  
  
  
  *骄傲已收录
  *嫉妒已收录
  *懊悔已收录
  
  *《殊途》结局已达成
  
  
  
  
  
  
  
  
  
  
  
  

【凹凸乙女】只能庆幸,还好……

  
  ——灰常的ooc
  ——含 嘉/瑞/安/雷/金
  ——all×你
  ——一个小刀子,写的不咋地凑合着看吧
  ——如有撞梗……那就撞吧
  
  
  设定是他们都喜欢你,正在追求你,由于你的母亲就是因为情伤选择了离开你,所以你一直不敢相信爱情,但也不会辜负任何感情,所以对于他们的追求你一直没同意却也不太忍心拒绝,然后,就被人借机诬陷了。
  
  

  ——话说准备好了么?
  
  

  
  
  
  
  ——开始?
  
  
  

  
  ————————————————
  
  
  
  
  嘉德罗斯:
  你捂着骨折的左臂,满身鲜血的站在那里,微微抬眸,透过沾满血迹的发丝看向伫立在你面前的人。
  耀眼的金发一如既往的闪着光芒,那双耀眼的金眸此刻布满了寒霜,旁边陌生的女子得意的看着你。
  “渣渣——,你以为就凭你那点技俩还能瞒过我?”
  大罗神通棍直直的指向你。
  “太天真了!”
  大罗神通棍带着沉重的威压挥向你,毫无死角。
  你瞳孔微缩,忍住疼痛向另一边翻滚勉强躲开了攻击。
  “唔!”翻滚途中不可避免的压到了受伤的左臂,你忍不住闷哼出声。
  见你躲开了攻击,嘉德罗斯皱眉,不屑道“渣渣就是渣渣,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就杀了你。”
  “我们走。”
  “好的~”
  女生站在你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你狼狈的样子,不屑道“嘉德罗斯,是我的了,而你,只是个彻底的失败者。”
  “还不快走,这个渣渣有什么可看的,不过是个垃——圾。”
  “这就来了啦,罗斯你等等我嘛~”
  你勉强站起身,看着两人渐渐远去,曾经只有你的金眸,现在正满含温柔的看着别人。
  “哼,不过是个渣渣。”
  “弱者就应该服从强者,站到我身后去。”
  “我说过了,你可是王的王妃,不许看别人,你的眼里只有我就够了。”
  “能得到王的喜爱,这是你的荣幸,渣渣。”
  “呵……”你轻笑出声,喜欢?假的,不过是说说罢了。
  还好,我没有被你骗到。
  你拖着重伤的身体默默远去。
  
  
  
  
  
  
  
  
  
  
  
  格瑞
  所见皆可斩,这是格瑞的称号,锋利的烈斩能够切碎一切,而此刻,它正抵在你的脖颈上,凛冽的剑气将你刚包扎好的绷带割开,鲜血又一次蔓延开来染红了衣服。
  对此,格瑞仿佛视而不见,手腕微动,烈斩更贴近了你的脖颈。
  “你在骗我。”
  莹紫色的眼眸冰冷的看着你,昔日温暖的光芒也消失殆尽。
  你微微转头看向旁边的女生,清秀的脸上带着害怕的神色,但是在她的眼眸中可以看到她的幸灾乐祸。
  你垂眸,心脏处传来的阵阵刺痛让你更加的清醒。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便是了。”
  猛烈的攻击瞬间向你袭来,你咬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险险的避开了攻击。
  格瑞收回刀,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说罢便转身离去,陌生的女孩看了一眼你,用口型说道‘你只是个废物’。
  然后便跟着格瑞离开了。
  一缕被削断的发丝静静的落在你的脚边,你默默的看着两人离去,一言不发的转身向远处走去。
  “小心一点,我会心疼。”
  “我的温柔很贵,但对你免费。”
  “我失去了很多,但同样,我也拥有了很多,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么,期限是一辈子。”
  “假的……”你喃喃道,眼角有泪光闪烁,银发紫眸的少年,那是你唯一动心的人。
  还好,我陷的还不深。
  
  
  
  
  
  
  
  
  
  雷狮
  真是倒霉啊。
  你这么感叹着,本来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再包扎一下伤口,没想到居然遇到了雷狮海盗团。
  “呦,瞧瞧这是谁?”
  紫罗兰色的眼眸满是嘲讽的看着你,雷狮看着狼狈的你,嗤笑道“怎么,鶸,爱情游戏失败了?那我是不是该说声恭喜啊?”
  你皱着眉,果然,在雷狮的身旁也有一个陌生的女生,不用想,雷狮肯定也会如同那两个人一样。
  所以你在看到佩利扑向你时毫不意外。
  另一旁,雷狮兴致缺缺地看着你与佩利的打斗,确切地说是你的单方面被打。
  一道闪电落下,看够戏的雷狮扛起雷神之锤,迈步从你身旁走过。
  “走了,这个鶸真是让人心烦。”
  你看着几人的离去,终是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喂,鶸,有没有兴趣当个海盗。”
  “你想看星辰大海?好啊,没问题,你亲我一下就给你看。”
  “雷狮海盗团团长夫人和卡米尔的大嫂,或者是嫁给我,选一个,当然,你可以都选。”
  “咳…咳……”你咳出一口血,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眸缓缓的合上。
  还好,我们都没有认真。
  
  
  
  
  
  
  
  
  
  
  金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你渐渐清醒了过来。
  “诶?xx你怎么在这里啊?”
  金跑了过来,看见你的样子,惊讶道“哇啊!你身上好多血啊!这可怎么办啊!”
  金着急的挠了挠头,这时,旁边的女生走了过来,拉着金向远处走去。
  “金你可别忘了,她是个骗子啊,她肯定是在演戏,那些血也是假的,你难道忘了那些被他害死的参赛者了么?”
  “可是……”金犹豫道。
  见此,女孩突然哭道“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明明是好心来帮忙,就这么被她害死了!呜呜呜……”
  “诶!诶!你别哭了,我不去了我不去了,别哭。”
  两人说着渐渐的远离了。
  “哇,你好厉害啊!”
  “我叫金,我们可以做朋友么?”
  “放心吧,我可是很厉害的,我绝对会保护你的!”
  你躺在地上默默的看着天空,“金,如果我说,我根本什么都没做,你会相信我么?”
  回应你的,只有阵阵的风声。
  还好,我也没有相信你。
  
  
  
  
  
  
  
  
  
  安迷修
  你坐在树下包扎着伤口,但上天似乎是要跟你过不去,你看着眼前的两人沉默了。
  看到你狼狈的模样,安迷修惊道“xx小姐,你伤的好重,在下……”
  身旁的女子拉住了安迷修,制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小声地说了些什么。
  安迷修神色复杂的看着你,最终碧绿的眼眸带着疏离看着你。
  “很抱歉,小姐,你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在下无法容忍。”
  安迷修转身,“希望您能好好的反思。”
  说罢,便带着身旁的女子离开了。
  清风带来微弱的声音。
  “能得到美丽的小姐的帮助,在下十分荣幸,不知在下可否与您同行呢?”
  “呼……”你微微的叹了口气,“真是讽刺啊……”
  “美丽的小姐,您没事吧?”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能得到小姐的认可是在下的荣幸,不知在下是否可以成为您的守护骑士呢?”
  你看着远去的两人,喊道“喂…”
  两人转过身,你看着那名女生,“谢谢……谢谢你们让我看清了一切。”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也只应该是一个人。
  你微笑“我不再迷茫了。”
  两人具是一惊。
  安迷修道“小姐,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这位小姐或许已经神志不清了。”
  你看着两人的背影,“还好,我从未依赖过你。”
  
  
  
  
  
  
  
  
  
  
  
  
  
  
  
  ——好了,结束了
  ——话说有人期待后续么
  
  
  
  
  
  
  
  
  
  
  
  
  
  
  
  
  
  
  
  
  
  
  
  
  
  
  
  
  
  
  
  
  
  
  
  
  
  
  
  
  
  
  
  
  
  
  
  
  
  
  
  ——没了
  
  
  
  
  
  
  
  
  
  
  
  
  
  
  
  
  
  
  
  
  
  
  
  
  
  
  
  
  
  
  
  
  
  
  
  
  
  
  
  
  
  
  
  
  
  
  ——真的没了
  
  
  
  
  
  
  
  
  
  
  
  
  
  
  
  
  
  
  
  
  
  
  
  
  
  
  
  
  
  
  
  
  
  
  
  
  
  
  
  
  
  
  
  
  
  ——别翻了,真没了
  
  
  
  
  
  
  
  
  
  
  
  
  
  
  
  
  
  
  
  
  
  
  
  
  
  
  
  
  
  
  
  
  
  
  
  
  
  
  
  
  
  
  
  
  
  ——真的……好吧,如果你还想看的话
  
  
  
  
  
  
  
  
  
  
  
  
  
  
  
  
  
  
  
  
  
  
  
  
  
  
  
  
  
  ——那继续?
  
  
  
  
  
  
  
  
  
  
  
  
  
  
  
  
  
  
  
  
  
  
  ——走着↓↓↓
  
  
  
  
  
  
  
  
  
  
  
  
  
  
  
  
  
  
  
  
  
  
  
  你躺在树下,微微喘息着,你抬头,透过树叶的空隙看向天空。
  “母亲,这就是你所说的,我们一族所必经的劫难么。”
  记忆中,温柔的女人轻柔的抚着你的头发,如水的眼眸中是抹不去的哀伤。
  “xx……我们一族每个人必定会经历一场情劫,过去了,便会突破自我,获得更强的力量,若过不去……那就真的是令人生不如死。”
  女人蹲下身直视着你。
  “xx,你要记住,他人口中的爱情都是虚幻的,是假的,真正的感情,是不管经历任何磨难始终如一,到那时你要好好的珍惜那真挚的感情,但在那之前,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你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说完这段话没多久,女人便自尽了,徒留你站在血泊中不知所措。
  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你扶着树站了起来,虽然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是浓郁的血腥味还充斥着四周,恐怕不多时就会引来野怪或者是参赛者,所以要马上离开。
  突然,你的终端弹了出来。
  【星月魔女】:你在哪?
  “【星月魔女】与您交易了回血药×5”
  【你】:我在******
  【星月魔女】:别乱走,我这就过去
  【星月魔女】:别误会,我只是要去看戏而已
  【星月魔女】:凑热闹当然要在场了
  【你】:嗯,谢谢
  【星月魔女】:谢…谢什么,真是的,都说了只是去看戏的
  你的脸上浮起笑容,“谢谢你,凯莉,谢谢你的陪伴。”
  细微的声响传入你的耳中,你转头警惕的看着声源处。
  “银爵。”
  你看着孤身一人的银爵,道“你要干什么,另一个人呢。”
  只见银爵向前走了几步,你戒备的看着他,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再被银爵攻击到的话,恐怕就会化为数据了。
  在你戒备的眼神中,银爵开口道“你的伤口包扎的不正确,如果是小伤还能恢复,但是现在的情况只会加重。”
  银爵伸手,向呆愣住的你说道,“把手给我,我给你包扎。”
  “你这个黑皮要对我的人干什么!”
  清脆的声音传来,数颗星镖向银爵袭来,黑色的锁链挡住了星镖。
  凯莉挡在你的身前,“你这个笨蛋,都不会跑么!”
  银爵沉默的看着你和凯莉,黑色的锁链缓缓收回。
  你拍了拍凯莉的肩膀,道“凯莉,银爵是来帮我的,他没有恶意。”
  “真的?”凯莉犹豫的收回星月刃,“那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你沉默。
  凯莉道“是他们干的吧。”
  “呵,果然。”凯莉撇了一眼沉默的银爵,“前十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无奈道“凯莉……咳…”
  你突然咳出了鲜血。
  见此,凯莉急道“喂,黑皮,你不是来帮忙的么,这怎么办?”
  银爵默默的走上前,动作轻柔的为你重新换药包扎。
  你看着银爵的动作,道“谢谢你,银爵。”
  银爵头也不抬的回道“不必道谢,我只是……”
  你疑惑道“什么?”
  银爵“没什么。好了,注意不要让伤口沾水,我会经常帮你换药的。”
  凯莉嗤笑道“切,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我来干的,你个大男生的凑什么热闹。”
  银爵看了她一眼“你会换么。”
  凯莉一噎,扭头道“学不就行了么。”
  银爵“……还是我来吧。”
  凯莉“不行,你是男生,万一占她便宜怎么办。”
  银爵“………”
  你看着面前的两人,微微的笑了。
  还好,我还有你们。
  
  
  
  
  ————————————————————
  emmm……
  第一次写这种的(´-ι_-`)
  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把这个结尾当成结局也可以……吧?
  话说写的这么差也不会有人想看后续的吧( _ _)ノ|壁
  嗯,就这样。
  
  
  
  
  
  
  
  
  
  
  
  

 
  看完了第二季,心情复杂……
  超感动,最后好虐想哭QAQ
  然而打开弹幕,看到那些话分分钟让我出戏……
  话说我这算不算剧透啊| ू•ૅω•́)ᵎᵎᵎ
  第二季最终话:
  ——大赛前五(四人)VS小黑洞
  ——金VS迷宫之主
  ——大赛前五(四人)VS迷宫之主
  ——罗德烈VS迷宫之主
 
      ——————————————————
 
  想到剧情…想哭,想到弹幕…emmmm想笑,我感觉我快要精分了_(•̀ω•́ 」∠)_
  然后,完结撒花花🌸
  以及,期待第三季(。・ω・。)ノ♡








一个脑洞,女主略精分
emmmmm……
但是感觉写的有点无法直视(;一_一)
有点纠结要不要发(=_=)